新播客 - 手摇电冰箱

一句话理念 记录和朋友的对谈聊天,分享与众不同的经历,给我们当下的状态做个存档,也希望能给听众带来一些可能性。 怎么想到要做新播客的? 早在 2019 年 5 月,和好朋友@92 一起开了个播客,怪话贩卖机,我们经常喝酒聊天,每次又能聊出一点有趣的、深度的东西,于是就想用播客记录一下,20 年他去了另一个城市工作生活,这个播客就不再更新。 后来看到微信公众号,好奇心俱乐部,上面记录了跟朋友们的深入对话,做成了集体博客,很酷很好,隐隐觉得自己也可以。 在大厂打工的日子里,有小伙伴组织了一次 B 面分享会,收获很多,原来大家的经历是如此与众不同。 之前看书的时候,翻到《Talk Like TED》,原本只是想学习一下演讲相关的技巧,却被文中的一句话深深击中,“What makes your heart sing?”,开始扪心自问存在的意义,接下来的日子也一直在反反复复地思考。《世界尽头的咖啡馆》这本书里讲到,每个人只能自己去寻找答案,体验不同的事物,接触不同的理念,留意自己对各种事物的反应,这些都有助于我们寻找答案。 这几天离职,也正好处于人生“大清理”的节点,开始回顾自己的过往,当下也有一些困惑,在某天夜里,听着蛋堡的《史诗》,“如果你忘记,我帮你做个提醒”,啊,突然就意识到,我应该做个播客,和朋友一起分享各自与众不同的经历,记录当下的状态和困惑,之后翻回来,看看自己是否走得更远、更清晰了,而对于听众呢,可以听到不同的人生经历,如果他们也在困惑存在的意义,看不清方向,希望能给他们带来一些可能性。 既然自己之前就做过播客,身边又有不少有趣的朋友,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 为什么叫手摇电冰箱? 在这个播客的理念里,很重要的一点是“存档”,想到了游戏《风来之国》里,存档点是个冰箱,保存游戏进度,就是在冰箱里保存记忆,它还会说几句有趣、又让人若有所思的旁白:“你的记忆可以被冷藏在这里,不过再拿出来的时候,那个你还是不是你?”,或者“如果你拿到了别人的记忆,那么现在的你,是他,还是谁?”。 是不是和播客的理念完美契合?可如果单单只是冰箱的话,一点都不酷,我想着再加点什么。 突然想到了“手摇”两个字,因为自己会调酒,要手摇酒壶,“手摇”也传递了人的温度,而非工业、机械的动力。一对一、面对面的聊天,是很有温度的过程,冰箱需要手摇来发电,听起来还有点赛博朋克的感觉,就决定是它了! 在游戏《VA-11 Hall-A》里,有句口号,“调制饮料,改变人生!”,如果对应到我的播客,那就是“手摇电冰箱,封存过往,无限可能!”,哈哈。 形式是什么样的? 我会提前准备一份自我介绍,和几个小问题,发给嘉宾,嘉宾回填下问题,有助于我们互相了解。 然后简单沟通,圈出大家都感兴趣的内容和问题,录的时候直接聊就好。 如果是在我家录,自然会提供免费的酒水,自由发挥,可不要贪杯哦。 除了播客,也有计划整理文字稿,发到微信公众号上。 录完一段时间后,也会进行一次简单的回访,看看彼此都有什么变化。 暂时就想到这些,我是 MVP 主义者,一切的开头都从简,后续再慢慢完善,期待一下吧。 如果想要和我聊一聊,或者有任何想法,请直接滴滴我! 以上两幅漫画,来自好朋友@92,特别感谢! 也感谢近期和我聊天,帮助我完善这个想法的各位朋友,就不一一点名了。...

June 5, 2022

不能想象没有书的世界 | 世界尽头的咖啡馆

遇上这本书的过程也是奇妙,刚下定决心把看书的进程缓一缓,因为最近觉得从书中收获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不上班的第一天,和朋友在书店转了转,突然就瞥到了这本小书,《世界尽头的咖啡馆》,这个名字,听上去很像《宇宙尽头的餐厅》、《存在主义咖啡馆》的结合体,于是买回家,今天下午拿出来翻了翻,实际上还真有点若有若无的联系。 这本书呢,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但写的是作者真实的内心经历。一个男子开着车迷了路,经过一大段无人的荒路,遇到了一家名为“你为什么来这里”的咖啡馆,菜单上不是吃的,而是三个问题:你为什么来这里?你害怕死亡吗?你满足吗?男子开始思考人生。 听上去是不是有点“鸡汤”或是哲学?我们先来简单聊聊书中的内容吧。 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来这里? 其实就是在扪心自问,自己存在的意义,PFE(Purpose For Existing)。其中有讲到从海龟身上学到的故事,海龟能很好地利用海洋的力量,顺着海浪能游得更快更轻松:“在人生中,那些想要消耗我注意力、精力和时间,但与我的 PFE 并不相关的人、活动和各种事物,就是涌向岸边的反向海浪。而能帮我成就 PFE 的人、活动和事物,就是涌向大海的正向海浪。因此,我在反向浪上浪费的时间和精力越多,留给正向浪的时间和精力就越少”。 很大程度上,工作带来的负面影响就是如此吧,如果做着不是自己喜欢的事情,当然是很消耗精力的。 其实我在看《Talk Like TED》这本书时,就问过自己这个问题,“What make my heart sing?",也在 newsletter 里反反复复思考这个话题,至今仍在寻找这个答案的路上。 不知道你是否会害怕问自己这样的问题,至少几年前的我是这样,有点像照镜子时,害怕用双眼盯住自己的眼睛,但是现在不会了,我对自己挺坦诚的,或许是因为 Kanye West 那张《MBDTF》,又或许是因为这些年做的分享、与朋友的对谈、写 newsletter 带来的影响。我在《与自己对谈 | 写作,存在,和可能性》中,也简单聊了聊对“存在”的理解。 书中还谈到一个问题,明明大家能做想做的事,为什么不立刻就做,而要把那么多时间花在准备工作上? 想一想广告的作用,让人们把自己的幸福和满足寄托在某样产品或服务上,最后,会陷入一种财务困境,必须不断去做事情去挣钱,尽管那些事情不是我们真正想做的。刚看完的《做二休五 钱少事少的都市生活指南》,其实就是很好的答案(连着看这两本书也是挺巧的)。 好了,到了最重要的问题,我知道 PFE 很重要,但是要怎么找到答案呢? 有趣的一点就在于,一旦开始想这个问题,就已经踏上正确的路了,往后的日子,时不时地回想这个问题,或者来一段自我的“大清洗”(就像现在的我)。 每个人只能自己去寻找答案,但是,体验不同的事物,接触不同的理念,留意自己对各种事物的反应,这些都有助于我们寻找答案。 说起这个,在最后也做个小预告吧,最近有打算新开一个播客,找朋友进行一对一的聊天,主要的想法,是记录一下各自独特的经历,对当下的状态做个存档,也希望能给听众带来一些可能性,如果能帮助他们找到“答案”,那就再好不过了。 如果有任何想法,直接联系我!感兴趣的话,也给这篇文章点个赞吧~...

May 31, 2022

不能想象没有书的世界 | 做二休五 钱少事少的都市生活指南

这是一本在现代隐居的生活指南。 作者大原扁理,在高中毕业后错过了大学入学申请,索性茧居三年。短暂地当过几回打工仔,在经历了每天 12 小时的痛苦工作和加班,领悟到这样的生活不是自己想要的,于是索性远离人烟,过上大隐隐于市的独居快乐生活。 是不是觉得这样的生活很不可思议?能做出这样的选择,一看便知道,作者是非常了解自己的人,知道做什么样的事能带来快乐,从而可以通过降低成本来换取满足。 这本书的字里行间,处处都透露出作者的可爱,大白话的文风也是幽默,看了让人会心一笑。他在书中分享了隐居的生活细节,包括每天的开销、起居的作息、以及健康的菜谱,也分享了做决定的来龙去脉、隐居前后的体验和思考。 隐居是什么呢?从生活方式上来看,就是过上低成本,又自由、快乐的生活,得善加利用自己所拥有的事物,抛弃那些勉强的欲望。而隐居的精髓,就是享受人生。 所以为什么要隐居呢?作者隐居的契机,是源自于无意义的加班生活。“工作 12 小时?这很正常啊”,身边都是这样的回答,他觉得这很不正常,好像也没有必要拼命工作,因此渐渐淡出社会。 当然,隐居并不代表完全远离金钱,只是把目标转变为“尽可能不花钱也能生活得下去”,作者每周还是会有两天的护工工作,也有在慢慢储蓄。 薄薄的一本小书,翻阅完后,有了一种“wow,原来真的有人过着这样的生活”的感叹,回顾自身,“做的这些事,给我带来的是真正的快乐吗?还是仅仅是虚妄、无意义的欲望满足”,这些想法开始在脑中萦绕。 但是只是想想而已,近期给自己设定的方向之一,还是成为独立、清醒、增长的个体,可能是我活得还不够通透吧哈哈。 书中有一句:“但是,如何面对未来的不安呢?我不面对”。 他真的很酷。...

May 30, 2022

不能想象没有书的世界 | 靠谱

近期和朋友经常聊到“靠谱”这个词,我也把这个词写进了今年的个人规划里。 想从这本书里找到一些关于“靠谱”的定义,遗憾的是,并没有我想要的答案。 作者大石哲之,采访了许多经验丰富的咨询师,精挑细选了 30 个重要技能,并分成了“沟通技巧”、“思考技巧”、“资料制作技能”、“商业精神”这四大章,分别对每个技能都进行了简单易懂的解释说明。 这些技能的确很基础、实用,在职场的这些年,大多都已经知晓,有些已经熟练使用,也有部分没做到或是做得并不到位。 其实看这类书,很容易陷入“道理我都懂,但是看完就忘”的情况。我是觉得,一方面,这些“道理”都是作者精炼而出,从个人经历总结出的方法论,除了本人,很难从方法论还原出完整的经历和体会,特别是对于没有任何经验的新人,更是难上加难,所以在脑中留个印象就好,然后在工作生活中多尝试,慢慢体会。另一方面,如果已经有了一些“痛的领悟”,该怎么改进呢?多复盘,做得好的就继续做,做了后没啥效果,就停止做,可能有更好的效果但没做的,那就开始做。 再说回问题本身,什么是“靠谱”?靠谱的人又是什么样?我也还在摸索中。 其实每个人应该都对这个词有自己的理解,不知道你是否已经有了肯定的答案。就像罗振宇说,一个人靠不靠谱,看三点:凡事有交代,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

May 14, 2022

不能想象没有书的世界 | 二手世界

“二手交易虽然不起眼,却很重要,它让每个人都有机会找到自己遗失的东西。” 在这本《二手世界》里,作者以记者的视角,横跨五大洲、四大洋,到访各个国家的回收公司与二手市场,探寻二手商品的前世今生。 看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你知道它从哪来,又将去向何方吗?衣服领口的标签上可能印有“made in china”的标语,随后出口到美国,一个美国人买来,穿了一段时间后,捐给了古德维尔(Goodwill)这类的二手商店,当这些二手衣物卖不出去时,很可能再次出口到坎德拉,在坎德拉裁剪成抹布,然后再出口,回到俄亥俄州的星牌抹布厂。听起来颇为荒谬,但是曾经单向流动的二手交易(从富国到穷国),已经演变成了多方的流动。 中国制造的低价商品让二手生意变得难做,破旧、耐用的老电器比新电器更值钱,一些产业链心照不宣地缩短产品的使用寿命,书中呈现了很多看似不合理的有趣现象。作者更是寻根问底,揭露了某些资本家为自身利益最大化而公开制造谣言,阻碍二手产品回收再利用的把戏,这才是记者应该做的事。 发达国家的人们也许在享受过物质的充裕后能够想到自己对世界的责任,但是发展中国家刚刚富裕起来的人们在被迫维持极简生活后,第一个想法就是购物。见识过清理公司和堆积如山的二手物之后,意识到自己所珍视的东西,通常对他人来说没有任何价值,作者更加坚定了应当克制购买欲望的想法。 如今,身边已经开始频频出现循环经济的身影,日常在使用的闲鱼、多抓鱼,以及街头的循环商店,如果二手市场发展良好,或许也能倒逼一手市场,从根本上生产好的东西,而不是垃圾。 二手世界很大很复杂,你有购置或出售过二手商品吗?对此,又是什么看法呢?...

May 2, 2022

不能想象没有书的世界 | The Back of The Napkin

When you explain an idea to your friends or audience, will you pick up a pen and draw something? I’ve seen some of my colleagues done this way, and of course, he explained it very well, clearly, and insightful. It’s a great skill, and perhaps, it means a great way of thinking. So I found this book. This is a very easy reading book. Dan Roam, the author, explains the whole method step by step, and it looks practical....

April 16, 2022

道别了,再一次

几天前,走出理发店,刚掏出手机,准备在群里“每日一问”,期盼着有人能回复“营业了”,没想收到的竟是一封告别信。 又到了说再见的时候,我的快乐老家终究没能熬过疫情。 有些快乐只能永久地封存在记忆里。周五的天色渐渐变暗,到点了背上包,轻快地穿过人群,选择坐地铁而不是堵在车道上,就能早早地坐在吧台一角。点一杯最爱的酒,两三口咽下,和朋友在微信上互道“快乐周末”,然后再点上一杯,慢慢拉开轻松的夜晚。 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熟悉的味道,在习以为常之前,一切都始于命运的相遇。 2019 年的 5 月,我和 92 录了第一期播客,聊了聊游戏 VA-11 Hall-A。在游戏里,赛博朋克的世界,一家名叫 Vallhalla 的酒吧,你是调酒师 Jill,在酒吧倒闭前的一个月,与一群客人、朋友发生的日常和故事。 而在两年后,偶然间在通普路上发现了熟悉的黑色招牌,亮紫色的灯带刻出“VA11”的字样,进门后翻开酒单,“Piano Women”、“Gut Punch”,确认过眼神,这里就是快乐老家。 长长的吧台上摆满了可爱的玩具,柚子和小寒静静地站在酒墙前,她们是盛开的花朵。 有时候我会和朋友一块儿来惬意聊天,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总是笑称自己是吧台钉子户,坐在前排偷学的三好学生,但其实这才是最好的体验吧,就像游戏里的 Jill 一样,坐在一旁听客人诉说他们的故事,又有点像是威廉吉布森笔下的,酒吧里的归栖者,“他们像群鸟一样栖息在此,等待被唤醒”。 最早开始探索酒精的时候,会和朋友一起玩 bar hopping,一家酒吧只点一杯酒,一晚上能边走边逛 4、5 家。在便利店调酒,把 shot 塞进果冻里,比谁能把微醺的状态延迟到更长。 但是一切都是会变的,有的人只会见上一面,有的体验重复了也就乏味。 前段时间和朋友聊起,上一次微醺是什么时候?四目相对,久久没有回话。我不知道是因为麻木了而变得不再敏锐,还是人与酒的关系重新回到了正轨,重要的是面前坐着的人,其他的存在都是为了让氛围变得更融洽。 可惜的是,一家喜欢的酒吧停止了营业,反反复复的疫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尽头。 当然,往好处想,或许 va11 会在不久的将来,以另一个样貌与我们相遇。我也不会停止自己探索的步伐,前往下一个快乐老家。 如果你来到我的家中,还可以喝到那杯“自由落体”,就像之前在 va11 喝到的那样。其实我偷偷给它换了个更长的名字,“在自由落体时却注意到还没割舍的夕阳”。 道别后,再出发。多去尝试,和更多的人相遇吧,毕竟,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

April 9, 2022

DDIA 笔记 | 存储引擎

存储引擎 什么是存储引擎呢?如果说引擎是汽车的核心部件,那存储引擎同样也是数据库的核心部件,它规定了数据存储时的结构、对数据进行增删改查操作的接口,以及索引、锁和其他功能。 存储引擎也有许多不同的分类维度。从对数据的处理方式上来看,主要有两种,OLTP 和 OLAP;而从数据存储的结构上来看,也会分为行存和列存;为了加速数据的查询,又设计出了各种不同的索引结构。 这篇文章,就从这几个角度来分别介绍一下概念、原理和优缺点,在掌握了这些有关存储引擎内部的知识,你就能更好地为自己的应用挑选合适的存储引擎,做出更有效的优化。 本文的大部分内容,来自于《Designing Data-Intensive Application》,好书值得细品。 最简单的存储引擎 如果让你用几行代码来实现一个存储引擎(或者数据库),你会怎么做? 我们可以用 linux 命令来实现数据的读取和写入: #!/bin/bash db_set () { echo "$1,$2" >> database } db_get () { grep "^$1," database | sed -e "s/^$1,//" | tail -n 1 } 写入时,使用 echo 命令将数据以 key - value (键值对)的形式存入文件;查询时,使用 grep 和 sed 命令来获取 key 对应的 value,并用 tail 命令获取最新的一条数据。 这样,我们用两个函数就实现了一个最简单的数据库,可以存入 key - value 结构的数据,而且和很多真正的数据库一样,内部使用 log (日志)数据文件,并且是 append-only(仅追加)的数据文件,而正因为每次写入都是在文本尾部追加,这个数据库有非常不错的写入性能。 但是读取数据的时候,性能就不尽人意了。如果存储的数据量很大,每次使用 db_get() 查询时,必须从头到尾扫描整个数据库文件,时间开销是 O(n) 的,意味着如果数据量翻了 n 倍,查询耗时也要翻 n 倍,这是不能接受的。...

April 5, 2022

不能想象没有书的世界 | 全息玫瑰碎片

尽管最近的阅读状态很差,磨蹭于其他杂七杂八的事,导致这本断断续续花了一个月才看完。而自己又无力形容和描述,阅读过程中的视听享受,只能挤出苍白的形容:真好啊。 这一本是威廉·吉布森的短篇小说集:《全息玫瑰碎片》。 很早之前就已听说过这如雷贯耳的名字,甚至也早早关注了一个公众号,同名的写作群体,全息玫瑰碎片 HologramRose。 到手的这本实体书,是机核网的特别版,多了一个封套,和一个特别定制的 PCB 电路板直尺,牛逼疯了! 关于威廉·吉布森,如果你听说过这个名字,赛博朋克之父,最著名的便是长篇小说《神经漫游者》,而在这本《全息玫瑰碎片》中,收录了一些早期的短篇,你也可以在《神经漫游者》中找到他们的影子。 我仍在惊叹,威廉·吉布森能用寥寥数笔,就勾勒出“高科技,低生活”,绚烂又凛冽的赛博朋克世界。虽然是短篇小说,但是薄薄的篇幅下,却是完整又丰富的世界观和架构。 我喜欢书中简短有力的描写,脑海中老是浮现起银翼杀手的画面,我是指 1982 年的那一版。我当然过分喜爱《银翼杀手 2049》,但是 1982 年老旧的画面,和幻想中赛博世界的疏远,才更有冲击和质感,忘不了雨夜的泪水。 阅读的过程,与其说是观赏一部部电影,倒不如说像是戴着 VR 头盔,跟着主角在那些世界上进行冒险。起初还略微反感于翻译,机械而又些许生涩,往后看反而觉得贴切,是那个世界应该有的样貌,而文字就是如此奇妙,明明是符号,却能将你拉入异世界的天地中。 随书附赠的 42 老师的导读也是精彩,看完每一篇,我都会迫不及待地去翻看他写的读后感,然后羞愧于自己没法写出这样的体验,并再一次感叹:真好啊。...

March 22, 2022

与自己对谈 | 写作,存在,和可能性

没想到转眼间,已经写了一整年的 newsletter,没有一周落下。正巧前段时间和朋友聊到写作的话题,于是挑了几个问题,也问一问自己。 与自己对谈一下,把这份笔记作为状态的存档点。 阿阳:为什么开始写作? 我:很难说出一个确切的答案,如果说最初想写东西,大概是每个程序员都会有的经历:技术博客。不过读书的时候,更多的时间是沉迷在折腾博客系统上,而不是文字内容本身。学习嘛,就得上网查找资料,从别人的博客里能学到不少知识,当时是想着,从中文互联网圈收获不少,是不是自己也能写点什么来帮助别人,也能留下点自己存在过的证明。 从学习的方法论来看,构建一个输入到输出的正向循环,才是健康的学习过程。而且分享本身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将自己的思考、经验和总结写下来,对自己或是别人都是有好处的。  阿阳:你刚才提到了存在,写作和存在是什么关系呢? 我:你想想,要怎么才能证明一个人存在过呢?如果我告诉你,世上有一个叫张三的人,你大概也只是将信将疑吧?就算名字独特到不会再有人重名,也只是听说了而已,总要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摆在你眼前,你才会觉得,哦原来真的是有这么一个人。 也不是说要功成名就,弄得人尽皆知才算,能被人看见就行,也算是将自己与他人、与这个世界连结在一起。 当然不排除有人设法用虚构的东西来欺骗你,就算这样,也能证明那个欺骗你的人是存在的。你得留下点存在的实体证明,文字也好,影像也罢,能比自己更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东西。  阿阳:除了文字之外,有尝试过其他方式或渠道吗? 我:其实还尝试过不少。我和朋友一起拍过 vlog,录过电台。vlog 拍起来倒是不难,但是剪辑太花时间了,体验了一次就没再继续下去。电台的话,后来朋友去了另一个城市,虽然经常通话长聊,但不是面对面地坐着,总觉得欠缺了一些什么。 影像、声音、文字,比较起来,感觉自己还是喜欢文字更多一些,而且也比较简单。坐在书桌前,多花点时间和自己对话就能写出来(就像现在一样。  阿阳:看你的网站上,除了文章外,还有 newsletter,而且你也有公众号,他们有什么区别呢? 我:简单来说,blog 和公众号是为了做输出,而 newsletter 纯粹是分享。 写 blog 的时候,会考虑内容的结构,起个有趣的标题,考虑读者能从中得到什么。 写 newsletter,起因是当时在自学英语的时候,订阅了 David Perell 的写作课,他也有自己的 newsletter,叫 Monday Musings,每周一分享他的思考。后来看到 happyxiao 的网站,他每天会更新 blog,看了一段时间后,觉得能长期坚持写点东西,是很酷的一件事,就想着自己也试试。 我平时也会进行一些碎片化的思考,思绪的漫游会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创造力,然后在手机上记录这些想法的碎片。这时候往往有很强烈的欲望,想同朋友分享,所以在 2021 年的三月份,我开始写自己的 newsletter:Sunday Musings。每周日写一封信给订阅的朋友,分享在这一周里的想法碎片。  阿阳:写东西的时候,会有压力吗? 我:感觉自己现在还处于盲目表达自我的阶段吧,就是把自己想表达的内容一股脑输出,没有什么时间限制和目标,也谈不上技巧。所以现在还算是很自然的写作流程,有想法了就写写,没有的话就耐心等一段时间。 写作的内容上,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读书笔记和一些学习总结之类的,近期也在考虑写点主题性的东西。而且写到现在,慢慢开始觉得轻松不少,就像我以前说的,“在坚持长期主义的路上,你所走的每一步,都会给下一步注入信心和新的动力”。  阿阳:那到现在,有什么收获吗? 我:到现在有了一点点的关注和订阅,当然目前我还不是特别在意这个数字,也完全没有想靠这个挣点钱的想法。能满足自己的表达欲望,又能帮助更多人,就足够了。 最大的收获,应该是认同感吧。有几次朋友给我回信,例如说也有类似的感触、或者引发了他的其他想法,这种被认同的感觉,能让我开心一整天。  阿阳:之后有什么计划? 我:肯定是要保持继续输出的,然后想练习一下写作的技巧,尝试一些主题性的内容。 我觉得写作给我带来了很多可能性,就像是一片自己的试验田,可以在上面尝试很多东西。而一些之前有过积累的领域,都可以通过文字的形式,变成全新的样貌来呈现,这就是不同领域的“组合拳”,组合在一起会有很多奇妙的化学反应。  ...

March 20, 2022